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67、多给我脱你衣服的机会)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15
    “哪里受伤了没?”傅令元的声音沉沉的,像极了此刻糟糕的天气所给人的压迫感。

    阮舒没回答,反问:“你怎么这么快就赶来了?”

    “我刚好在附近。你地点报得准确,很容易找。”

    那边栗青刚把最后一个站着的黑皮衣人单手捆住,冲傅令元喊:“老大!剩下的交给我们!你带阮姐先走!”

    傅令元没犹豫,打横抱起瑟瑟发抖的阮舒,迅速上车。

    阮舒晕晕乎乎地朝路边的某个方向看。

    先前停在那儿的那辆车连同车里的人都已经不见了。

    一会儿工夫,她被傅令元带到了附近的一栋陌生的别墅。

    傅令元将她从车里抱出来,走进别墅,上三楼,进了一间卧室,径直抱她进去浴室。

    湿哒哒的外衣全部剥落。大片皙白的皮肤露出来,他检查她身上的痕迹,在她的胳膊和小腹都发现了勒痕。

    沉了沉脸,他欲解她的内衣,阮舒阻了他:“我没事。我自己来吧,三哥先去忙。”

    她的目光示意他口袋里已震动许久的。

    确实还有事情需要处理,闻言傅令元也不推脱,手指摩了摩她的脸颊:“好好洗个热水澡,别感冒。”

    离开房间,傅令元快速下楼,交代了佣人几句话,才掏出,正要回拨电话,别墅外面率先有人进来。

    “阿元哥,怎么不接电话?”刚问完,陆少骢便发现他满身都是雨水,讶然,“怎么弄成这样?元嫂呢?”

    “没事。她在楼上。”

    “谁下的手?”陆少骢皱眉,“元嫂得罪人了,还是冲你来的?”

    “暂时不清楚。”傅令元眉宇间的雾霾尚未完全化开,转口询问,“你那边事情怎样?没耽搁吧?”

    两人原本正在一块,他是接到阮舒的电话中途离开的。

    “有什么可耽搁的?人已经送走了。我们给出的条件那么优厚,傻子才拒绝。”陆少骢满脸不屑。“要不是因为这条线路刚开,我们还没摸透,哪轮得到他们几个死香港佬在我们面前摆架子。”

    “稳着点。”傅令元折眉,“你的心太浮,你爸交代我看着你。”

    陆少骢笑笑:“我爸对你比对我这个亲儿子还信任。”

    门外晃过栗青的身影。两人暂且搁下交谈,走到门廊外。

    “小爷。”栗青先问候陆少骢。然后对傅令元汇报道,“老大,现场已经清理,阮姐的车油箱被动过手脚,刚刚让兄弟送去车厂做进一步的检查。我确认过那个路段的监控,线被那群人毁掉了,所以就算有路人报警,警察应该也查不到咱们。”

    稍一顿,栗青垂了垂脑袋,紧接着道:“还有,负责蹲守写字楼的几个兄弟失职,没有及时发现对方的动作,导致阮姐遭难,已经按规矩责罚下去了。剩下我还没有处置。”

    “先把手里头的事情办妥了,再来领罚。”傅令元唇线抿直。

    “好。”栗青应。

    “那群人呢?”傅令元沉声问。

    “全部带回来了,扔在后面的屠宰场,几个兄弟正在拷问。”

    未及傅令元有所吩咐,陆少骢冷冷一哼:“走,带我去瞧瞧。”

    他扭头看傅令元,眼里闪烁着嗜血般阴鸷的光芒,“没赶上和阿元哥你一起打架,我很遗憾的。”

    傅令元知道他是又手痒翻瘾了,斜斜勾唇。

    见状,栗青冲跟在身后的两个小弟使眼色。

    俩小弟会意。连忙一人撑开一把伞。

    傅令元和陆少骢迈步走下台阶。

    阮舒兀自在浴室完成清洗之后出来卧室,立即有佣人叩门,像是早等在门外注意房间里头的动静,好掐准时间给她送医药箱和姜汤。

    房间里的空调温度调得暖暖的,一碗姜汤下肚,雨水的寒气更是彻底消散。身上的勒痕其实并不打紧,阮舒只简单地涂了点药膏,感觉脑袋依旧有点昏,力气也没怎么恢复,便倒到床上,本意是想眯一会儿,结果给睡着了。

    傅令元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安静得像是没有人,只余被窗户阻隔掉大半的雨声和空调的暖气从风口出来的呼呼声。

    床上的被子?起来很纤瘦的一团。

    他走过去。

    阮舒仰面平躺着,闭着眼睛,睡颜淡静,白净的脸颊上氤氲两抹淡淡的红霞。

    傅令元弯腰俯身,伸手要拨一拨她额上的头发,想起来自己身上还脏脏的没有清理,收回手,转而进浴室。

    阮舒其实睡得并不怎么安稳,睡梦中都能感觉嗓子眼有点干痛,头有点疼,身上也热热的。好像出了不少汗,背上有点黏。

    又黏又热,潜意识里她便又想去冲澡,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摸去浴室,随手就将身上当做睡衣的浴袍脱掉。

    淋浴间里的傅令元注意到动静,偏头就看到半毛玻璃映出一道模糊的身影好像要走进来,快一步拉开淋浴间的门,一眼瞅见光溜溜的阮舒。

    她半阖着眼睛,像是在梦游一般,乌黑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肩头,锁骨和肩膀的线条漂亮细致,女人味十足。

    全身皮肤皙白,唯两点红梅傲然绽放。

    再往下则是每回将他阻隔在外的球门。

    “怎么进来了?”傅令元挑了挑眉峰,“要和我鸳鸯浴?”

    阮舒闻声稍睁开了眼,辨认出他:“三哥啊……”

    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唤了这么一声,跨了进来,走到莲蓬头底下。低声喃喃,算作回答他的问题:“有点热,我来冲个澡。”

    淋浴间的空间本就不大,她一站进来,空间更小,手臂不可避免地触上傅令元的胸膛。

    水流顺着她的皮肤淌着。热气熏得她的皮肤微微泛红。

    傅令元的眸色深几度,下一瞬,手臂揽上她盈盈不堪一扣般的细腰。

    阮舒的脑袋正晕乎着,乍一被揽住,身形一时不稳,手指条件反射地扶到他的肩膀上。指甲微微嵌进他肩胛的皮肉里。

    两人顿时牢牢挨到了一起。

    掌心接触到的细腻的皮肤让他心旌摇曳,她淡淡的体香萦绕他的?息间,她的饱满就贴在他的胸膛。傅令元感觉小腹处一阵燥热收紧。

    动了动喉结,他揽在她腰身的手掌不自觉下移,轻轻捏了捏她的翘臋,磁厚的嗓音携了暗哑:“真要和我一起洗,嗯?”

    热气的氤氲使淋浴间里的空气变得有些稀薄,阮舒感觉呼吸有点不畅,蹙蹙眉,另外一只手也攀上他的肩,将半个身体的重量全倚到他身上。

    傅令元这才发现不对劲:“怎么了?”

    “难受。”话音刚出,阮舒整个人在他怀里下滑。

    傅令元眉头深拧,立马抱起她出了浴室。

    又一次醒来,是阮舒睡得正沉,察觉自己被人从床上拉起来。

    幽幽撑开眼皮,有灯光刺进来,使得她忍不住重新阖眼。感觉自己偎依在一个宽厚的怀里,充溢着熟悉的烟草气味。

    后背横了条有劲的手臂,有软软的毛巾在她的后背擦拭,所经之处冰冰凉凉,压了她身体里的火气。

    “三哥?”

    “嗯,是我。”

    “你在干什么?”

    “给你擦酒精。”

    “我怎么了?”

    “感冒发烧了。”

    须臾,被放回到床上,他的身影帮她遮挡了一部分灯光。阮舒再次睁眼,干燥的眼眶适应了光线,映入眼帘他轮廓沉笃的面容。

    傅令元瞥她一眼,撩开她胸前的衣服。

    她里头什么都没穿。

    阮舒静默地与他对视。

    傅令元手上抓着毛巾,按上她的小腹,视线未离开她的脸。

    见她表情未变。他才继续手上的动作。

    “谢谢。”阮舒的声音沙沙的。

    傅令元轻笑:“最好的感谢方式是,以后多给我脱你衣服的机会。”

    阮舒:“……”

    “以及我脱你衣服的时候,像现在这样乖顺。”他复又补一句。

    阮舒:“……”

    “今天的事,我就那么走了,没关系么?”她想起来问,也算是转移话题。“三哥报警了么?我是不是该去警察局做笔录?”

    “不用。你什么都不需要做。”

    阮舒微惑一秒,很快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三哥打算自行解决?”

    傅令元默认。

    阮舒眉心凝起,“可我想求助的是正规的法律途径。”

    傅令元掀她一个眼皮子:“我来解决就是不正规?”

    “不是这个意思。”阮舒默了一默。

    傅令元眸子眯起,睨着她的神情,唇际一挑:“这件事不是你报警就能解决的,那一票人全是车队里的。道上有人在罩着。既然是我出手救的你,你觉得这还是你私人的事情么?”

    阮舒注视他:“所以,三哥不是要用傅家的关系解决。”

    傅令元好像觉得这句话很有意思,勾唇,反问:“你觉得呢?”

    他已经帮她擦完酒精,扯过杯子盖回她身上。此刻双手按在她身体两侧的床上。由上往下靠近她,似笑非笑。

    其实她不过是明知故问。

    傅家的正,光就上回她潦草地走过场,以及和傅清梨及傅母的少量接触,便能感受到。

    傅令元先前用过傅家的门面帮她在商界开宽路,可那次酒吧的地下室,她同样见识过他和陆少骢修理谭飞的手段。

    她缄默太久,傅令元抬手,用指腹摩挲她的脸:“在想什么?”

    阮舒抿唇笑笑:“想问三哥查出是谁要对付我了没?”

    “快了。”傅令元将她的几缕发丝拨到耳边,“休息吧。还有问题等烧退了再说。”

    阮舒的眼皮也确实很沉,微微颔首,重新阖上眼。

    帮她掖好被子。傅令元低头瞥一眼自己的腿间——给她擦个酒精,弄得又有了反应。

    先前浴室那一出,他刚冲过冷水澡。

    拿上烟盒和打火机,他出了房间,没再回来。

    翌日,被闹钟叫醒的时候,脑袋还是有点沉,浑身乏得跟要散架似的。果然,以前在馆子里教练的陪练和实战时的惊险,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虽然她尽量抽时间出来锻炼,但她的体力仍有很大需要加强的空间。

    缓了一会儿,阮舒从床上爬起来。走去浴室洗漱。出来后在房间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她昨天换下来的衣服。

    打开衣柜,衣柜里则全是男人的衣物。

    没办法,她只能先穿着浴袍出去找人。

    别墅。新地方。相较于那套小区套房,这里才更像傅令元该住的地方。阮舒隐约恍然,他大概是有好几处房产。

    她所在的这一层有四五个房间。卧室处于最里面,再走出来是间客房。客房的门敞开着,经过门口时恰好能看到床上的被褥明显是有人睡过的痕迹,椅子上丢有一件昨天半夜傅令元穿身上的睡袍。

    阮舒敲了敲门。

    确认他人不在里面,她继续走,准备下楼。在楼梯口时听见旁边一个房间依稀传出机械运作的动静。

    循声找进去,这才发现跑步机上的傅令元。

    视线兜一圈,目所能及的还有哑铃、弹力绳、健腹机和黑色的拳击沙袋,还有一些她叫不出名字的运动器械。

    基本能够判定,这里是他的健身房。

    看见她的身影,傅令元皱了皱眉:“怎么不多睡会儿?现在才七点。”

    阮舒拢了拢耳鬓的头发:“一会儿得上班。”

    傅令元嗤笑,摁了摁跑步机上的按钮,从上面走下来,抓起毛巾擦了擦汗,走到阮舒面前,冷不丁额头抵上她的额头。

    他身上有汗味,但并不难闻。

    很快他松开:“不错,退烧了。”c≡miaoc≡bic≡c≡

    “我昨天的衣服呢?或者三哥这里有全新的女人衣服么?”阮舒没忘记自己找他的目的。

    傅令元的手指重重地弹了下她的额头:“今天周末。”

    阮舒:“……”

    傅令元兀自走去健腹机,并朝她扬扬下巴:“既然进来了,跑步机借你跑个步。你的体力需要加强。”

    这个提议倒是和阮舒不谋而合。她方才不正琢磨着这件事。

    却听他下一句紧接着道:“以你现在这样的体力,无法维持我们以后的夫妻性生活的和谐。”

    “……”阮舒走向跑步机的脚步霎时顿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