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74、他就是那个能够帮到我的丈夫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18
    话题再度被他绕回来。%d7%cf%d3%c4%b8%f3

    看来今天无论怎样都避不过要和他说清楚。

    阮舒坐回沙发里,因为他异常的态度而冷漠脸以对他:“显扬,我们是和平分手的。”

    “和平分手……”唐显扬低低地重复这四个字,“难道更多的不是你单方面的意思?”

    他的这句话显然有点无理取闹。阮舒蹙蹙眉,忽略掉,问:“和平分手之后,我们有权自由谈对象,不是么?又何来我不考虑你的感受?我不明白,你是因为我结婚了而没有告诉你,还是因为结婚对象是你表哥,所以心里觉得有疙瘩?”

    这个问题,其实唐显扬自己也搞不懂。他能确认的只有一件事----他伸过手臂。抓住她放在桌上的手,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舒,你知道的,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要和你分手。”

    阮舒垂了垂视线,看一眼他覆在她手背上的手。复再抬眸:“显扬,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可他刚刚说的话,就像不懂成年人规则的孩子一样。

    唐显扬静默地注视她片刻。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和我分手之前就互生情愫暗度陈仓?怎么开始的?”

    “我没有劈腿。他也没有挖你墙角。我们也没所谓什么开始不开始。是和你分手之后,偶然碰到几次。后来……你可以理解为我们两个一时冲动,闪婚。”阮舒并不想骗他,只能回得半真半假。

    其实以她的性格,这种无聊又没意义的问题,她完全不想理会。但她知道,他需要答案。而且,他是唐显扬。即便他现在和林妙芙纠缠不清,令她十分厌恶,可他是她这些年来最重要的陪伴。

    “一时冲动……”唐显扬又一次低低地重复,握紧她的手,迟疑着问。“你们……你们做过了吗?”

    “显扬,这个问题太私密,我----”

    “做过了?”唐显扬打断她,手上的力道加重,眼珠子黑黑的,直勾勾地盯住她的脸,显然要她非答不可。

    阮舒的眼神蓦然深沉下来:“唐显扬,我现在明白了,你心里在意的根本不是我结婚不结婚或者和谁结婚。你真正在意的是,我有没有和其他男人做。”

    “在一起这么多年,你没有成功和我做过。只有我和其他男人也没办法做。你才会觉得心里平衡。”

    唐显扬微愣一下,连忙否认:“不是。不----”

    “是。唐显扬,事实就是这样的。”阮舒抽回自己的手,眸光凉凉的,“令你始终挂怀的不是我阮舒这个女人,而是你唐显扬未曾进过我身体的那个缺憾。”

    直白露骨。直戳人心。

    唐显扬脊背僵直,怔怔地坐着,像在反应她的话。

    少顷。他似才晃回神,又问了一遍:“所以,你和三哥。到底,做过没有?”

    阮舒没有什么表情地看他。

    “你曾被人强奸而去做人流的事情,他知道吗?”唐显扬的语气幽幽的。

    阮舒微微眯了下眼,反问:“你想要拿这件事威胁我?”

    大概是她的口吻太冷,令他感到陌生,唐显扬的表情古怪了几秒。摇摇头:“怎么会?我怎么会威胁你?有什么可威胁的……我所认识的三哥,就算知道这件事,也不会嫌弃你的。”

    阮舒的心头在“嫌弃”两个字上稍绊了绊----既然唐显扬能说出这个词,说明了他的潜意识里至少曾有过一次是纠结过她干净不干净的问题的。

    阮舒的视线无情无绪地凝定在唐显扬的脸上,忽然发现他的面容有点陌生。她不确定,到底是她并不如自己所以为的那般了解他。还是他真的变了。

    深吸一口气,她感觉和他已经没有太多可说的了,最后道:“林妙芙那边,我会想办法管住她不让她来纠缠你的。我只希望她主动贴过来的时候,你能够对她冷处理。显扬,这是我用我们之间十几年的情分,对你的最后一个请求。”

    “如果你非得把我们之间的朋友关系都斩断,我也没办法。谢谢你特意跑这一套,我先回公司了。”阮舒站起身。拎起自己的包包和外套,绕出沙发。

    没走出一步,唐显扬从后面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回身:“为什么是三哥?为什么三哥可以我就不可以?”

    阮舒对他的忍耐濒临极限,硬是捺着,道:“你为什么不行,我很早之前就告诉过你了。”

    “你说过很多呢,是哪一条?”唐显扬冷笑,一一列举,“你说你不是正常的女人,不想耽误我。那么现在耽误三哥就没问题?”

    “你说我父母不喜欢你这样声名狼藉的女人。那么傅家呢?傅家更不可能接受你,为什么你就能嫁?!”

    “借口!全部都是借口!”唐显扬再拽了她一把。同时他也朝她迈近,“他们都说你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他们都说只要能够给你利益。你就可以跟谁,任何人都可以。我以前不信,但我现在相信了。”

    “三哥就是你瞄准的那个猎物吧?那个你所说的可以帮到你的丈夫!傅家的门楣。多么高啊,确实比我们这种穷酸书生的门户要值得你追求!”

    “哈哈哈,什么我是你们重逢的桥梁是你们的媒人。对了一半。”唐显扬瞪她,“你是利用我接近三哥的吧?”

    阮舒不避不让地直视他的目光:“唐显扬,我完全确定,我以前对你真是看走眼了!”

    “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我才看走眼了!”

    两人的动静已大到吸引了其他客人的注意,唐显扬却不管不顾地嚷嚷,全然不见平日的质彬彬,像变了个人似的。

    阮舒冷笑:“是啊,你还真是看走眼了。没见过你这么蠢的男人,我都坦白告诉你我的野心,你却当我是在找理由拒绝你。现在我清清楚楚地告诉你,对,是的!傅令元是我瞄准的男人!是我瞄准的能够帮到我的丈夫!我就是把我自己卖给他了!”

    一双手在这时横刺里伸过来,握住阮舒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