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75、那个看她笑话的男人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18
    “三哥……”唐显扬看向阮舒的身后。.

    来自手臂上的力量将阮舒轻轻拉了拉。

    然而唐显扬的手并未放开。

    傅令元盯一眼,挑眉,视线落在唐显扬的脸上。

    他什么都没说,唐显扬却不自觉松了劲。

    阮舒这才收回自己的手,站到了傅令元身边。

    “约了显扬,怎么不和我说?”傅令元问。

    阮舒活络活络自己的腕,笑了笑:“三哥不是不在公司?”

    傅令元转向唐显扬,故意问:“和你三嫂在争执什么?”

    “三嫂”二字入耳。唐显扬的表情僵了两分。

    他不回答,傅令元也无所谓般:“自打我回国,咱们表兄弟俩也还没认认真真聚一个。今天既然凑一块,正好一起坐会儿,说说话。”

    边说,他拉着阮舒重新落座,看见桌上原封未动的拿破仑酥,笑了一下问阮舒:“喜欢吃这个?”

    阮舒瞥一眼唐显扬,淡淡道:“以前挺喜欢的。”

    傅令元的手指在桌面上弹了三下,然后打了个响指,让服务员送点餐本过来,翻到简餐的部分。

    “意大利面还是印尼炒饭?”傅令元问。

    阮舒随口:“印尼炒饭。”

    “一份印尼炒饭,一份意大利面。”傅令元紧接着将点餐本递给唐显扬,“自己看看要吃什么。”

    唐显扬接过点餐本后并未点餐,直接还给服务员:“不用了三哥,我还有事。再坐一会儿就走。”

    傅令元笑问:“是在忙婚礼?”

    唐显扬的表情瞬间又进一步僵硬。

    经提醒,阮舒倒是才想起来,那天在傅宅,唐母确实说过。唐显扬下个月要结婚。临近婚期,还和林妙芙纠缠,呵呵。捺下冷笑,她不冷不热地“关心”:“新娘子是谁?之前我碰到你们一起吃饭的那位么?具体日子是几号?我和三哥好准备礼物。”

    许是听出她语气的异常,傅令元似笑非笑地瞍了瞍她。

    唐显扬一副并不愿意回答的样子,沉默两三秒,只勉强扯了下嘴角,敷衍地说:“等过两天,请帖印出来,我亲自给你们送一份。”

    “我和你三嫂会给你备厚实的大礼和礼金。”傅令元揽过话头,顺手便端起阮舒的那杯咖啡直接喝。

    唐显扬的视线随着傅令元的动作而移动。

    阮舒靠得傅令元近,清楚地看见他的嘴唇贴上杯口的位置,恰恰是她留下唇印的位置。

    放下杯子的时候,他轻皱眉头偏头看她:“喝这么苦的?”

    “三哥想加糖么?”阮舒把糖包和奶包都移到他面前。

    “不用,随你。”傅令元换了个更为舒适的坐姿,一只手放在椅背上虚笼着阮舒。另一只手抬起来支在太阳穴上,嘴角噙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旁人看来,无论是他的话,他的姿势,抑或他的笑意,全是对她的满满的宠溺。

    就像那天在傅宅那般。唐显扬只觉眼睛有点刺痛。

    “三哥还记得,以前我什么话都对你说的。”

    傅令元闻言看回唐显扬,勾勾唇:“是啊,那个时候,大事小事,第一个首先想到的就是找我。最经常是考试成绩不理想,卷子的家长签字让我代劳。我比你妈都要了解你。”

    “是啊,什么事都第一个想到找你。”唐显扬的手在桌下攥成拳头,“所以。你也是第一个知道我喜欢舒的人。”

    “告诉你之后,你笑话了我,说不明白我看上了舒什么。”

    “我不敢表白,你也笑话我。说我堂堂一个男子汉,婆婆妈妈的,瞧不起我。”

    “是你给我支招,时不时给舒送小玩意儿,说女人最容易被这些日积月累的细节所打动。”

    “后来我和舒上大学,正式确认关系,我特别想感谢你,可惜当时你已经被家里人送出过了。”

    唐显扬讲一句顿一下,目光始终笔直地注视傅令元。

    “可是如今,我反倒变成三哥你的媒人。”他话锋一转,“三哥那天在傅家说,你以前第一眼见到舒。就认定自己以后要娶她。倘若我没记错,当时你已经知道她是我喜欢的人。是我告诉你我的心思之后,你要我带她来给你见一见,所以你才认识了她。”

    “我以为三哥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却原来背地里觊觎自己表弟的女朋友。如今成功撬得墙角,竟也是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反而将那份龌蹉的觊觎,当做浪漫来告白,心安理得地在我面前秀恩爱。”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三哥,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表弟?”

    越到后面,唐显扬质问意味越浓。满满的愤慨更是掩饰不住。

    阮舒略愣怔----她并不知道,以前唐显扬和傅令元之间有过这样的事情。

    傅令元作为当事人,倒并没什么特殊反应,手指在太阳穴上轻轻地敲。一言不发地听唐显扬讲完全部的话后。他轻笑:“显扬,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和小孩子一样。”

    唐显扬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羞恼,然而未及他再开口,傅令元率先收敛笑意:“如果你还愿意叫我一声三哥,从今往后就不要再纠结你和阮阮的旧情,现在我们三个好好吃完这顿饭。”

    “如果你认定我和阮阮结婚,是我做得不厚道,是我对不起你,那你随意。但,你连一声‘三嫂’都没资格喊她了。你的身份只剩下‘纠缠不清的前男友’。该怎么处理你,我也就不必再手下留情。”

    服务员在这时端上来傅令元刚刚点的两份简餐。他尝了口印尼炒饭。笑着说了句“不错”,才将餐盘推到阮舒面前。

    “谢谢三哥。”阮舒冲傅令元笑得明媚。

    唐显扬又一次感觉自己在他们两人面前宛若透明人。他的神色复杂起来,似挣扎了数秒,才决定开口:“三哥,你知道在你来之前,她是如何解释她和你的婚姻的?”

    阮舒顿时有种吃水果中途发现自己不小心咬掉半条虫的恶心感。

    傅令元手上的叉子悠然卷动意大利面,扬起一边的唇角,说:“显扬。现在连小朋友过家家,都已经不兴儿告状这一套了。”

    唐显扬被嘲讽得又羞恼又窘迫,霍然起身离开。

    他一走,仿佛将声音也一并带走。

    甜品店里的人不多。阮舒周围一圈的座位是空的,没什么人打扰。耳畔荡漾的只剩店里播放的缓缓的音乐。

    而傅令元在看她。

    她没有偏头,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像在认真看她吃饭。

    阮舒置若未察地翻动盘子里的东西。脑海里记起她和傅令元第一次认识的场景。

    有点遥远又模糊的回忆。

    好像是个盛夏的傍晚。因为比起画面,她首先回想到的是躁动和汗味。

    那天傍晚,唐显扬神神秘秘地说要带她见个人,到了一个小区的篮球场之后,让她先等一会儿。阮舒独自坐在一旁树下的石凳上。

    突然就来了一条长得像狼的流浪狗。

    彼时她挺怕这种大型犬的,而且流浪狗貌似生了什么病,头顶到背部的毛稀稀疏疏地褪,露出的红红的皮肤可以清楚地看见溃烂,四条腿当中有一条好像坏了,是拖着走的。

    偏偏它还目标直指地朝她靠过来。

    她紧张地起身,慢慢地往后退,捡起脚边的一块石头,做出要砸它的架势。流浪狗却一点都没受威胁。

    她自然也不是光吓唬吓唬它而已,待它近到她无法再容忍的距离,毫不犹豫地丢出石头。

    那块石头还挺大的,她砸得准。一下砸中它的身体。它哀嚎一声,发出要攻击她的呜声,迅速跑过来。

    她没有其他招,只能一边躲一边捡石头砸狗。也亏当时运气比较好,百砸百中。没几下狗就哀嚎着躺在地上,舔身上的伤。

    她心里还听后怕的,见狗动不了了,她只想离开,忽听有人轻笑。

    她循声一扭头,才发现几步远的高台上不知何时蹲了个男人。

    夕阳刺目,逆光中,她看不清那个男人的长相,只听到他说:“用得着那么狠么?它其实只是想回自己的地盘。”

    他抬臂指了指某个方向:“你坐的位置后面,是它的饭碗。”

    她顺势望过去,果然在地上看到一个脏兮兮的铁盆子。

    而显然,那个男人将她的所作所为当笑话全部看了去。

    心中正不爽,耳中敏感地捕捉到风声。她连忙扭回头,但见一颗篮球径直朝她的门面飞过来。

    她条件反射地后退要躲闪,慌乱之中,脚下绊到石头,一下摔在了地上。

    那个男人的身影在篮球砸落之前掠到她的跟前,截走篮球。他居高临下地睨她,嘴角露出一弯疑似讥嘲的弧度,随即玩了几个花式的招,最后漂亮地投了个三分球。

    很快她便知道,这个装逼耍帅故意吓她又看她笑话的,正是唐显扬带她来见的人。

    傅令元。

    收敛回忆,阮舒放下勺子,端起咖啡杯。瞥见自己留在杯口的唇印只剩极淡的一抹痕迹,她的手滞住,放回咖啡杯,偏头,抬眼。

    毫不意外地对上傅令元湛黑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