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79、身体比以前敏感了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21
    她一向不怵见人。 .但他的这一眼,多少令她的心里感到一丝紧张。

    傅家老爷子傅松魁,傅家顶梁柱,行伍出身,早年一路高歌打进中央,现为军委级人物。

    这是她对他仅有的寥寥了解。还是很久之前的些许耳闻。别院里没有网络没电脑,她想搜个百度百科都没法儿。至于生活中他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人,阮舒更加毫无所知。

    傅松魁打量了她几眼,才沉着浑厚的嗓音开口问:“你就是阮舒?”

    语调波澜无惊,辨别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傅老先生。”阮舒先礼节有度地问候,随后不卑不亢地点头:“是。我是阮舒。”

    彼此安静数秒,傅松魁将擦汗的手帕交回到佣人手里,神色一转,露出慈祥的笑:“陪我走走?”

    这么多年,阮舒和各式各样的人打过交道,总结出来最深刻的体会便是“不怕对方疾言厉色地刀剑相向,就怕对方深藏不露还冲你友好地笑”。

    她暂且不确定傅松魁究竟是什么心思,闻言只客套至极地回笑,自然不敢拒绝:“好的,傅老先生。”

    傅松魁略略颔首,双手背于身后,穿着黑布鞋在鹅卵石上如履平地。

    阮舒亦步亦趋地落在他斜后方半步远的距离,刚开始还没觉得怎样,渐渐地,脚底被硌得发麻。

    两人在鸟鸣花香中绕了大半个小花园,才传出他状似闲聊的问话:“这三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吃饭,睡觉。看书,喝茶。”阮舒简要回答。她深信,他其实是明知故问。

    “倒是悠闲。”傅松魁笑了笑,“就这么被架来,丢在没有人管的陌生地儿,你一点都不慌乱?”

    阮舒抿唇笑:“一开始当然有些慌。但每天给我吃好穿好睡好,感受不到强烈的难受和痛苦,也就放心下来了。人性往往不就是如此?容易局安忘危。所以怀柔政策永远比大棒政策管用。”

    傅松魁忽然回过头来,目光矍铄地瞥她一眼。

    阮舒低垂眼帘,作抱歉状:“傅老先生莫怪,许多天没能和人说上话,好不容易您老人家找我,我一时得意忘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了。”

    傅松魁不予置评,继续步子:“喜欢喝茶?”

    “是。”

    “平时喝什么?”

    “都喝一点。但最喜欢西湖龙井。”

    “院外风荷西子笑,明前龙井女儿红。”

    “是的。”阮舒含笑,虽然傅松魁背对着她,她还是欠了欠身,“多谢傅老先生好茶招待,让我安心偷得三日闲。”

    小别院里留有的茶叶,恰恰是正宗的西湖龙井。她并不确定究竟是巧合,还是事先调查过她的喜好而安排的。

    傅松魁又一次回过头来,目光不明意味。

    阮舒坦然与他直视,始终保持唇角微弯。

    “喝茶的习惯随的谁?”

    一般都是家里有长辈好这一口,小辈受了影响。阮舒一开始自然也不是无缘无故主动碰茶,坦诚告之:“因为应酬客户的需要,特意去学喝茶、学烹茶。慢慢地也就喜欢上了。”

    “嗯……”傅松魁略略点头。宛如随口似的,“你的生父和你的继父,都不是懂茶的人。”

    阮舒的脚步蓦然轻顿一秒钟。

    很久了。很久未曾想起,庄佩妤嫁给林平生之前所跟的那个男人。

    显然,傅松魁详细调查过她。

    她现在在他面前,大概等同于一张舒展摊平的纸,任他一览无遗。这种情况,反倒是羞于口齿的隐秘,成为她最后据守的阵地。

    讽刺。

    “你母亲还好么?”好像十分顺其自然一般。提起父亲后,接下来就该提母亲。

    阮舒的手虚搭在身前,微蜷手指,淡然道:“每天吃斋念佛,没有什么好不好的。”

    隔了数秒,傅松魁又开口:“这几天都翻了什么书?”

    “《杜十娘》和《茶花女》。”阮舒嘲弄地勾唇----不是她愿意翻,而是房间的书架上,只有这两本书。

    一中一西的两个故事,明面上的主题是在赞扬女主角勇于突破世俗的枷锁追求所爱。可两个女人都是在红尘低贱里残喘求生,妄图与自己不相匹配东西,最终饮恨离世的悲剧。

    由此可见,在傅家人眼中,不管是林家二小姐的身份,还是林氏保健品公司总裁的身份,全是无效的。

    有效的身份只有庄佩妤的女儿----一个妓女和一个酒鬼的产物。

    傅松魁在这时再度出声,却是慢条斯理又字字铿锵地讲了一句话:“在军队里,从古自今‘英雄不问出处’。”

    这一句话的含义,和前头给她的暗示,意思矛盾。

    阮舒突然有点懵。

    “早饭还没吃吧?”话题重新回到轻松的当下。

    阮舒捺下思绪,摇头:“还没。”

    “那再陪我吃个早饭。”

    “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已绕回方才打太极的地方,管家和佣人已在一旁的石桌上备好食物和碗筷,石椅上也扑了厚实的坐垫。

    傅松魁落座,阮舒才欠身落座。

    傅松魁动筷,阮舒才道谢动筷。

    隆冬的清晨,空气凉意阵阵。所幸刚跟着傅松魁走了很长一段的鹅卵石路,微微发了些汗,她倒也不觉得太冷。

    第一次见面的两个陌生人,彼此不说话地同桌吃饭,气氛着实诡异。

    不多时,傅松魁率先放下筷子。阮舒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米饭,也放下筷子,端正而坐----她记得清楚,傅家人很讲规矩。她并不知道具体有哪些规矩,只能小心留意。

    “吃饱了?”傅松魁脸上慈善的笑意不减。

    “吃饱了。谢谢傅老先生。”阮舒依旧语气恭敬但并不卑微。

    傅松魁摆摆手。

    管家和佣人上前来,收拾掉桌面上的所有餐具和残羹,换上来一套茶具后。皆退下。

    茶具上已有一壶烹好的茶水,香气袅袅地弥散在两人之间。

    气骨劲健的老人家拿鹰隼一样的目光和她对视,良久,问:“你觉得我为什么单独找你见面?”

    “难道不是劝我离开三哥?”阮舒微惑。

    傅松魁笑而不语,伸手倒了两杯茶,一杯留给他自己,一杯递过来给她。

    阮舒连忙从石凳上半起身,微躬腰,双手接过:“谢谢傅老先生。”

    傅松魁建议:“既然你们已经结婚了,就随他喊我爷爷。”

    阮舒点头应承,嘴上却并没有马上就喊。

    傅松魁悠哉悠哉地喝了口茶,开聊:“我一共有四个子女,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各自又有好几个子女,年纪最大的孙子,儿子也生了。所以我目前是四世同堂之家。”

    “以前我对自己的几个孩子抓得都很严,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无论是犯错还是偷懒怠工,就是皮带炒肉,一个字‘打’。现在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了,渐渐明白儿孙自有儿孙福。达不到我所期待的标准其实也无所谓。随便怎样过,终归是他们自己的人生,自己对自己负责。”

    “傅丞是我生的老大,受我年轻时的影响最大,对自己子女的管教最是严格。偏偏生了令元这孩子,是子孙里头最折腾的。父子俩之间有很深的龃龉。从来没有对头过。所以这回,其实是他拜托我出面。”

    收住话,傅松魁笑笑:“我这么说,意思你明白了吗?”

    阮舒点头:“明白了。”

    所以她方才感受到的那股矛盾感有了解释。

    “当然,这并不表示我认同令元那孩子对自己婚姻的决定。”傅松魁转了话锋,“我不偏心任何一方。不管你们是如何看对眼的,我相信你们都是聪明且有主见的孩子。往后究竟会发展成怎样,考验的是你们在一起的决心有多大。”

    说罢,不等阮舒反应。他放下茶杯:“好了,没事了,让管家先送你回别院吧。”

    并未言明接下来要如何处置她,是可以放她走,还是要继续拘着她?阮舒沉着气没问,见管家已在等着,她起身道别:“谢谢傅爷爷。”

    傅松魁兀自一个人坐定,重新沏了壶茶,将原本阮舒所用的杯子取回。换过一个新的,然后对着空气说:“出来吧。”

    傅丞从亭廊后现身,走到傅松魁的面前:“爸。”

    傅松魁将倒好茶的新杯子放过去。

    得到示意,傅丞落座,双腿叉开,曲脚与地面呈九十度,双手自然而然地放在两膝上,腰背笔直。

    “都听见了吧。”傅松魁继续品茗。

    傅丞神色深沉:“听见了。”

    “既然听见了,我就不用再跟你解释一遍。”傅松魁眉间微凝,回想起什么,似笑非笑,“这位阮小姐,还算是个心思剔透的丫头。被关了三天,反应出乎我的意料。故意在我这个戎马半生的人面前谈怀柔和大棒。有点意思。”

    傅丞未接话。

    看出他是不愿意附和对阮舒的夸赞,傅松魁作罢不提,接着说:“你自己也已经发现了,你儿子这回挑了个和他一样软硬都不随便吃的媳妇儿。”

    傅丞掂了掂茶杯:“不管怎样,爸你愿意出手叫来阮小姐这一趟。足够给那小子警告和震慑。”

    “警告?震慑?你确定?”傅松魁掀眼皮子瞅傅丞,“他骨子里的那股邪性,你又不是没领教过。”

    “难道要我就此放任他?”傅丞反问,“那个时候,我们听了您的劝,把他送出国。他反而鱼归大海!以前至少明着和我对着干,做什么我们还能心中有数。现在表面上无大恙,背地里却往歧路越走越偏。”

    傅松魁抬眸:“你在怪我?”

    “不是。”傅丞的手握成拳头,“您以为他所做的混账事。只是擅自娶了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而已么?”

    他脸上的表情和坐姿一般不苟言笑:“从小在傅家耳濡目染的那些东西,全用在歪门子上,他现在已经完全不回家,每天和姓陆的称兄道弟。”

    傅松魁口吻淡淡的:“本来就有血缘关系。你阻断不了。再勉强,那也是过刚易折。”

    “爸……”傅丞站起身,表情闪过一丝痛苦,顷刻,又重重坐回,“当年是我年轻不懂事惹下的债,我一定要亲手补救。一时心软留下了这个狼崽,现在自食恶果。我们傅家自祖上三代起,从来没有出过他这样的孽子。”

    傅松魁手握茶杯摩挲两下:“你想怎样?”

    傅丞的眉宇间泛出决然:“躲在傅家的保护伞下,仗着小聪明,以为能瞒得所有人?他若继续过分下去,只会连累傅家,毁了我们的家世清白。如果最终果真教养不驯,关键时候,就算‘过刚易折’。也只能让他折了。”

    “‘虎毒不食子’,你倒是舍得。”傅松魁稍显无奈地吁一口气,随即是长久的沉默,最后缓缓道:“先把他从祠堂放出来。”

    傅丞抿唇,一副并不愿意的表情。

    “第三天了。不给他吃,不给他喝。”傅松魁皱眉,“你打算不让他活过这个年?还是打算不让我安稳地回来这趟?”

    “关个十天八天。他也死不了。”傅丞冷笑,但还是起了身,看样子是准备去放人。

    ***

    回到小别院。阮舒发现原本驻守在门口的两个军人不见了。

    管家依旧送她至房门口止步,没再强调不允许她擅自离开别院。阮舒却还是呆在屋子里----只要还被拘着,能出别院和不能出别院,毫无区别。

    不想,没多久,有人来了别院找她。

    “三嫂。”

    傅清梨的声音入耳的一瞬间,阮舒以为自己幻听。扭头看到她俏生生地冲她笑,说不高兴是假的----三天了,总算见着熟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问出口,阮舒立即反应过来自己傻了----这里是傅家老宅,傅家的人怎么出现都不奇怪。

    “马上就要除夕了,我们过来和爷爷一起过年。”傅清梨解释,继而仔仔细细地瞅阮舒的脸,“我刚知道原来你几天前就被爷爷请来了。爷爷应该没有为难你吧?”

    阮舒笑笑:“我没事。”

    随即打听:“你有你三哥的消息么?”

    被请来第四天了,傅令元不可能不知道她失踪了,却直到现在都未来寻她,应该是遇到阻碍了。

    傅清梨凑近阮舒,压低嗓音:“三哥被关祠堂里还没放出来。我本想去看看他,但撞到我爸也去找他,所以我先来你这儿了。”

    脑海中自发浮现上一回傅令元满背鞭伤的惨状,阮舒眉心轻跳:“又挨打了?”

    “我不清楚。没来得及了解。怕就怕我爸这一进去,可能三哥得挨打。”傅清梨一副发愁的表情,“我爸和我三哥好像天生命格相冲,从我记事起,在三哥身上打断的竹篾和皮带,数都数不过来。三哥也是奇怪,虽然打小行事作风反骨了点,但对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都很好,唯独和爸爸……”

    “本想三哥娶了三嫂以后,能帮忙调和父子俩的关系。现在看来……”傅清梨无奈地笑,安慰阮舒道,“所以啊,三嫂不要把我爸的反对太放在心上。我觉得在我爸眼里,只要三哥做的事,他一定要挑刺。”

    “所以我是你爸挑的那根刺。”阮舒接着她话里的意思玩笑自嘲。

    傅清梨怔一下,窘迫:“三嫂你该不会是和三哥学坏的吧?”

    阮舒会心笑了笑。

    “三嫂还没逛过老宅吧?”傅清梨热情地邀请,“走~我带你去透透气~这座老宅听说是清朝一位大臣的府邸旧址,西苑那边有不少有意思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不等阮舒回应,傅清梨已主动挽上她的臂弯,拉她出了门。

    逛到差不多中午,傅母让佣人来寻傅清梨,两人才暂且分开。

    阮舒兀自回到别院。

    正午的阳光明晃晃地照耀整个小院落。

    漂亮精致。

    却是住了三天也不觉得亲近的地方。

    仰头,天空被琉璃瓦截出一方的四边形,像被束缚了自由。

    十分狭隘。

    不知道傅令元怎样了……

    收敛思绪,阮舒径直走去玻璃花房。拣起那两本书,回房间。

    一跨进门,鼻间霎时嗅到清幽的香气,正是桌面上的花瓶里,不知何时插了支梅花。

    虬枝婀娜,花香袭人,十分新鲜,显然是从院子里的那两株梅树上刚折下来的。

    阮舒滞住身形,视线朝房间里扫。

    有人在这时悄无声息地携着灼热的温度,从后面抱了上来,双臂紧紧地箍住她的腰,熨烫的呼吸喷在她的耳垂上。

    周身蓦然被熟悉的清冽的烟草味儿包围。

    “三哥。”阮舒不禁舒展开眉眼。

    傅令元二话没说,按住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一把扯着她压在了墙上,以唇相覆。

    阮舒及时收起舌头,抵在口腔上颚,故意和他对着干。

    傅令元本打算攻城略地,结果卷进去后扫了许久没找到她的舌头。

    他皱着眉头暂且松开她的唇,与她蕴了衅意的眼神撞个正着。

    傅令元挑挑眉梢,捏住她的下巴,蹭上她的唇,不进去,只在她的唇瓣慢慢地舔,舌尖轻轻地撩,间隔几下则牙齿不轻不重地咬一下。

    一个简单的吻,瞬间被他弄得像是一个慢动作的前,戏。

    阮舒的手指攥住他胸前的衣服,渐渐地感觉心里有股挠挠的痒,不自觉间,双手从他的胸口攀到他的肩上,有了点迎合的意思。

    傅令元却戛然而止,玩味地看她:“几天不见,你连接吻都要拒绝我了。”

    他搂在她腰上的手掌早假驾轻就熟地探到她的打底衫里面,与她的皮肤直接亲密接触。

    阮舒更加觉得有点痒,笑着稍加躲了躲:“三哥只有在这种时候才晓得着急么?”

    听出她的话外音,傅令元轻笑。聚拢的眉头瞬间展开:“傅太太,很高兴听到你的这句话。”

    阮舒微惑----她明明是在表达她的不满,怎么他就高兴了?

    傅令元深深地注视她:“说明傅太太这三天都在想我。”

    阮舒:“……”

    呃……是啊,是想他,想他怎么还不找来,效率太低。

    “刚刚去哪了?等了你有一会儿。如果不是屋子里有你的气息,我以为我找错地方了。”傅令元的拇指摩了摩她的脸颊。

    旋即,他又皱了眉,松开搂着她的手。往后退一步,打量她身上的衣服。

    西瓜红的中式棉衣,斜襟,立领,盘扣,肩上还绣了两只栩栩如生比翼双飞的蝴蝶。

    “谁给你的衣服?”

    阮舒低头瞥一眼满身喜庆的自己,无奈地摊摊手。

    她当时是半路被截来的,除了身上所穿,其他什么衣物都没有。佣人倒是对她有求必应。很快送来这件外套,但显然属于别人,不仅不合身,而且风格也忒……

    傅令元双手抱臂多瞅了两眼,忽地勾唇,嘴角一挑:“很像新娘子。”

    阮舒:“……”

    他重新抱住她:“我也换身红的,咱们就可以拜天地、入洞……”

    最后一个“房”字,吞没在了热情的吻里。

    少顷,两人从门口的墙边纠缠到了床上,直到阮舒感觉马上要窒息时,傅令元离开了她的唇,单手支着脑袋侧身看她:“有没有发现,你的身体比以前敏感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带着茧子的手尚在她的腰间游荡。

    阮舒喘着气,没有回应他。

    傅令元轻捏了一把。

    因为痒,阮舒颤了颤身体。

    傅令元俯下脸来,抵着她的鼻尖轻笑,眸光有点亮:“傅太太的反应我很满意。”

    阮舒微抿一下唇,依旧不吭声,算是默认。

    傅令元微眯起眸子,手指触上她的棉衣斜襟上的盘扣。

    阮舒不动,静默地与他对视。

    傅令元的手指在盘扣上捏了两下,却是并未继续,翻身从她身上爬起,下床,站在床边对她伸出手。

    阮舒与他的手掌交握,借着他的力从床上起来。

    傅令元帮她一起理她凌乱的衣服和碎发,问:“有东西需要收拾么?”

    “怎么了?”

    “我们先离开这里。”

    阮舒微顿:“去哪里?回海城么?”

    傅令元抠了一下她的被他吸得红红的嘴唇:“去住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