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80、陪我 800钻加更完毕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23
    阮舒怔了怔。虽然他的口吻暧昧,但她的第一反应根本没往暧昧想,反而肃起神色:“是不是你爷爷对你下了什么命令?”

    其实并没有太过明显的体现,可不是为何,她隐约察觉他似乎是着急要离开老宅。

    “听清梨说你跪祠堂了?”她的手掌往他的后背摸了摸,“又挨打了么?”

    傅令元握住她的手,斜斜扬起唇角:“傅太太是在关心我?”

    “是。”

    她毫不犹豫的坦然承认令傅令元略微意外。

    但听她下一句补充解释:“你是我的甲方,甲方的安危关系着乙方的利益,我关心你是应该的。”

    傅令元脸上的笑容犹在。眸色却不经意深两分。

    阮舒眸光清锐:“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三哥,希望三哥给我一个答案。”

    “你先问问看,我再考虑答不答。”口吻听似闲散。话语却是谨慎。

    “好。”阮舒神色微凛,“你娶我,是不是为了故意和你家里人作对?”

    傅令元收敛半分笑意:“为什么会这么想?”

    阮舒抿抿唇,稍一忖,干脆将平日心照不宣的试探直白地摊到明面上来。

    “我很确定,三哥找我契约结婚。不是单纯地为了我的身体。在和我结婚前,你肯定已经想到会遭到家里人的强烈反对。我们之间既然并不存在坚定不移的爱情,你却不惜和家人反目,也要维持和我的婚姻。更加说明你别有所图。”

    “清梨告诉我,但凡你做的事情,你父亲都会挑刺。你爷爷也告诉我,你和你父亲的龃龉存在已久。所以我暂时能想到的原因,只有这个。”

    “你需要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当你的太太,从而气到你家人。”

    “请告诉我,‘是’或者‘不是’。”

    阮舒目光笔直地注视傅令元:“三哥放心,这个答案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交易的继续。相反,假如你对我坦白,我能够更好地配合你演戏。”

    “不干不净的女人?”傅令元唇角弯出讥嘲,“傅太太真是对自己丝毫不吝啬,连这样的字眼都用在自己的身上。”

    阮舒轻蹙眉头----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傅令元唇角的那抹讥嘲却是更甚:“我们之间并不存在坚定不移的爱情?”他骤然执住她的下颔。力道比平日要大些,“傅太太,我说过很多次,我对你倾心已久。怎么这个理由你不信,非得要认为我是故意拿婚姻来气我的家人呢?”

    阮舒凉薄地笑一下,拂开他的手:“我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如果三哥还是十年前的那个三哥,我会毫不犹豫地相信,你、心、悦、我。”

    最后四个字,她每说一个字。顿一下,同时手指在他的心口戳一下。

    傅令元又一次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掌心覆在他的心脏的位置。

    阮舒清晰地感受到它强有力的跳动。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我说过。傅太太可以走进来亲自看一看。可是你却从一开始就抗拒靠近。”

    凝注他认真的表情,阮舒的心神恍了一秒,很快她笑出声。

    “不好意思。三哥,是我不对,先愚蠢地挑起话,甲方做事的原因,没有告诉乙方的必要。”她抽回手,耸耸肩。“三哥稍等,我收拾两件衣服。”

    刚刚两人的对话分明陷入一个幼稚的怪圈。明明彼此不信任,非得在嘴皮子上试图说服对方。各执一词又针锋对麦芒,却依旧在问题的边缘绕圈子。

    她不会消除对他的疑虑。

    他不会完全对她坦诚。

    最重要的是连她自己都不会主动迈出信任的那一步。

    她一时傻了吧,无端端地问什么问题。

    心下暗暗自嘲。阮舒走向衣柜。

    傅令元微眯一下眸子,转身走出房间。

    不多时,阮舒换回自己被带来荣城那日所穿的衣服出来院里。

    傅令元正斜靠在廊下柱子吞云吐雾。

    “三哥。可以走了。”

    傅令元闻声捻灭烟头,丢掉,扭过头来。冷不丁发现阮舒的脖子上围着那条他在游乐场买给她的那条围巾。

    醒目的大红色。

    厚厚长长的,几乎遮去她的半张脸,衬得她的脸益发地小。

    “很难得。它重获傅太太的宠幸。”傅令元似笑非笑。

    阮舒缩缩脖子,握紧手心放进衣服口袋里:“不宠幸它,我会冻死的。”

    傅令元极淡地勾一下唇,从风衣兜里掏出她被没收的手机递还给她:“收好。”

    “谢谢三哥。”阮舒长长舒一口气,连忙摁开了手机密码锁,“我得先给秘书和李茂都打个电话。也不知道他们----”

    语音未落。手机瞬间又被傅令元夺走:“没什么好打的。放心,公司里有人盯着。就算没了你,公司该怎么运作还是继续怎么运作。不会出问题的。”

    阮舒蹙眉:“可有些事情我还是得和他们交待。”

    “有什么好交待的?”傅令元把她的手机重新塞回他的衣兜里,“正式通知你,你现在是休假状态。不能接触任何与工作相关的事。”

    “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他故意顿了顿,眼底含笑:“陪我。”

    阮舒垂眸瞥一眼他的衣兜,抿抿唇,没吭气。

    “正好当作我们的蜜月。”傅令元一把揽上她的肩,“走吧,傅太太,我们去开,房。”

    阮舒:“……”

    一路往外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恰好碰上傅母和傅清梨。

    两人正从外面迎接进来一位客人。

    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女人。短发,长靴,羽绒衣。身形高挑苗条。肤色略黑,有一双英气勃勃的眉毛和一对清亮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漂亮得很有味道。

    见到傅令元,对方的目光瞬间又亮了两分,忽然就朝他的面门挥出一记的拳头。

    傅令元带了阮舒一把,将她推开两步远。随即扣住那个女人的手腕,制止她的攻击。

    那个女人顺势转了身,后背撞上傅令元的胸膛。往后压。

    傅令元皱了下眉,抓住她的两条手臂,齐齐反扣在她腰后,旋即推开她的身体。

    那个女人的脚打算去勾傅令元的小腿。

    傅令元一点不怜香惜玉地踹开。

    那个女人顿时一个踉跄朝前扑,不过下盘稳,及时定住了身形。扭回头,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狼狈和怒意,反而冲傅令元明朗地笑:“你果真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