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85、分明是在折磨我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23
    阮舒本能地止步,看清楚来人,紧绷的神经顿松:“三哥。%d7%cf%d3%c4%b8%f3”

    “没事?”傅令元握住阮舒的手腕,将她拉到跟前,浓眉折起。

    这问话,显然表示他已得知陈青洲在此。阮舒摇摇头,同时耳中捕捉到来自身后的脚步声。

    傅令元的视线望向她后背的方向。

    阮舒转回身,站到傅令元的身后。

    陈青洲停在两三步远的距离,站定,与傅令元的目光在空气中无声地胶着。

    两人的脸上均没有什么表情。

    隔数秒,傅令元率先开口:“十三,松手。”

    阮舒朝四周扫了扫,才在马舍外不远处,发现了赵十三和一个……光头版的赵十三?

    她稍懵了一下,眨眨眼。重新凝睛。

    赵十三的块头已经很大,然而光头版赵十三比赵十三还要壮硕魁梧,且右眼上有一道疤痕,从眉毛划至下眼睑,不用刻意耍狠。就足以令人生怖。

    仔仔细细地打量两人的样貌,除了以上区别,长相真的是一样,阮舒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两人看起来静止不动,但手臂纠缠在一起,看得出正在彼此暗暗较劲,面容凶恶,谁也没输谁,貌似不相伯仲,势均力敌。

    听闻傅令元的命令。赵十三并没有立马松手。

    陈青洲在这时也出了声:“荣一,放人。”

    赵十三和那个叫荣一的光头相互瞠目,表情满是不服气,同一时间收回自己的拳头,用劲很大,隔着一段距离,都能依稀听见拳头生风猎猎。

    放手后,赵十三走回到傅令元身侧。荣一则走回陈青洲身侧。两人的眼睛依旧在瞪着对方,丝毫不松懈的样子。

    “好久不见,令元。”陈青洲淡笑,称呼彰显了他和傅令元之间曾经的熟络,“知道你也在庄园里,特意过来跑马场,想和你叙叙旧。”

    “不谋而合。”傅令元斜斜勾起唇角,“我也特意去高尔夫球场找你,没料到刚好错过。”

    “回来有阵子,早想约你,却没时间。”陈青洲口吻温温和和的,像一个老朋友似的。

    “可惜这几天也不太巧,我正和我太太度蜜月。”傅令元同样温温和和的,与他寒暄。

    陈青洲瞥了眼阮舒,叹息:“没喝上你和弟妹的喜酒,有点遗憾。”

    “喜酒还没办,不用遗憾。”傅令元扬起一边的唇角,闲闲散散的。“日后一定请你。”

    “我等着。”陈青洲笑一下,随即道别,“那就不打扰你和弟妹了。”

    傅令元也不明意味地笑一下:“我们回海城再约。”

    陈青洲微微颔首,携荣一,与傅令元擦身掠过。

    交错过两三步远后,忽听傅令元道:“你等不到她的。”

    阮舒听不懂,但陈青洲应声止步。

    他没有回头,保持与傅令元背对背,也没有出声,似在等待傅令元的下。

    “我告诉她,你在这里。所以,她今年不会过来庄园的。你可以不用等了。你今天见不到她的。”说这话的时候,傅令元抓起阮舒的手,漫不经心地把玩她的手指。

    阮舒蹙眉看他,云里雾里的。

    傅令元似笑非笑地与她对视。话头继续对着陈青洲:“礼尚往来,这是你欠我太太的,算是还了。车队的事,就此一笔勾销。”

    这句话阮舒有点明白了:陈青洲来庄园是为了见一个人,然而被傅令元破坏了。为了报她被车队围堵的仇?

    陈青洲沉默数秒,最终什么也没说,继续自己的步子。

    傅令元握住阮舒的手,带着她重回马舍里,在马厩里绕了几圈。似在选马。期间兜到过那匹大白马面前,大白马从围栏里探出脑袋,盯着阮舒,像是记得方才短暂的相处。

    阮舒不免多看了它两眼。

    “喜欢?”傅令元倏地问。

    “并没有。”阮舒说的是实话。她对任何动物都没有什么感觉。

    “这是陈青洲的。”

    “看出来了。”阮舒并不意外,随即有意无意地瞥一眼守在马舍门口的赵十三。好奇:“陈青洲身边的那个荣一,和十三是什么关系?”

    “你自己去问他。”

    阮舒:“……”

    明眼人都瞧得出,十有八九是双胞胎。她其实真正想问的是俩双胞胎怎么就各伺其主了,还是对立的双方。她知道他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了,只是故意不回答她。

    不回答就不回答。阮舒抿唇。并未追问,缄默下来。她本就不指望自己能探听他的事情。所以他和陈青洲之间的对话,她虽数处听不懂,但只挑了赵十三的这个不轻不重的来问。

    她缄默之后,没几秒,傅令元反而主动道:“十三本名叫荣双,是荣一的弟弟。是同一个师傅训练出的打手。”

    “他怎么跟的你?”

    “机缘巧合。”似乎并不愿意多加解释。

    阮舒问出最重要的问题:“自己的手下和敌人的手下是亲兄弟,你用得放心?”

    傅令元霎时滞住身形,瞍她:“很高兴傅太太关心我的安危。”

    阮舒款款而笑:“我说过,我怕死。现在我是你的女人。和你在同一条船上,一不小心就会被你连累的。我不得不多留心眼。”

    傅令元饶有兴味儿地笑笑,只用一句话回应她:“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转瞬,他便指着一匹枣红色的马和一匹纯黑色的马道:“一起跑个马。”

    阮舒摇摇头:“三哥去吧。我刚刚已经跑过了。”

    “傅太太是在怪我刚刚没陪你?”

    “我只是有点累了。”

    傅令元眉峰轻挑。并未勉强她,招手将驯养师召过来,牵出那匹黑马。

    一并出了马舍,阮舒正打算走到一边休息,手臂忽然被傅令元握住。

    “上去。”他冲马背扬扬下巴。

    阮舒不解。

    傅令元已推搡着她让她上马:“陪我。”

    很快又补充一句:“不会让你累着的。”

    没两秒,等傅令元也骑到马背上来坐在她身后,阮舒才明白他这句话意思。

    马鞍显然被换了,变成可容纳双人骑的。傅令元坐上来后,空隙完全没了。他的手臂自后面从她的身体两侧绕到前面来,握住缰绳,将她整个人拢在他的怀中,胸膛贴在她的后背。

    阮舒挺直腰板,略微有点不自在。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她的臋部因为两人紧密的距离而硌着他的那啥啥,传来十分明显的触感。

    傅令元驱着马慢悠悠地走。带起两人身体的晃动,触感在晃动中益发明显。

    彼此安静着没说话,使得阮舒的注意力不受控制地只能集中在那触感上。少顷,她舔舔唇,含笑建议:“三哥,你还是把我放下去吧。两个人坐马上太重了,只能这样慢慢地走,影响你跑马的兴致。”

    “谁说只能这样慢慢地走?”傅令元反问,口吻里蕴着丝别有意味。没等阮舒琢磨这丝别有意味,便听他笑道,“现在就快给你看。”

    话落,他猛地挥起马鞭,马儿立即扬蹄飞奔。

    阮舒双手抱住他的手臂,往后仰身进一步贴进他的怀抱,以防止自己身体不稳。速度的加快。导致身体的颠簸更加剧烈,臋上与他的碰撞随之也亲密至极。触感不仅热烫,而且她贴身感受着它在硬度上的变化。

    傅令元的双臂缩紧,拢得她很紧,声音通过风吹进她的耳朵里:“这样的速度。傅太太满意吗?”

    阮舒:“……”

    就这样跑了两三圈,傅令元揪紧缰绳,令速度重新慢下来,恢复一开始那般慢悠悠。

    阮舒的脊背发僵,一动不动的。

    傅令元将下颔抵在她的肩上。气息有点喘,呼吸有点重:“哪里是在调戏你,分明是在折磨我自己。”

    他凑近她耳朵轻轻地笑:“好想把你转过身来,我们面对面,真枪实弹地体验一次。”

    阮舒:“……”

    当然。他只是玩笑。

    又晃悠了一会儿,马儿踱步回马舍前。傅令元率先下马,来自他周身的气息却并未因此完全被带走。

    下马后,他站在地上,微微仰头。面容带笑,对她伸出手。

    阮舒坐在马上盯了他一会儿。

    “怎么?”傅令元挑眉,“傅太太还没尽兴。”

    阮舒:“……”

    扶住马鞍,踩着马镫,她自己下了马,同时瞥他一眼,隐隐蕴有衅意。

    傅令元笑笑,收回滞空的手,转而拉住缰绳,牵着马交给驯养员。

    阮舒感觉有点热。摘掉帽子。帽檐不小心将扎在头发上的皮筋一并扯下来。

    傅令元交接完马转回身来时,正见她一头及肩的黑发柔顺地披散下来。

    风迎面吹拂,发丝飘动。清隽的眉眼间神色如一惯的清淡,额头上却残留细细的汗珠,白净的脸颊亦有淡淡的红晕,难得地有点小女人的味道。

    他眸光深深地凝注,眸色不自觉深了两度。

    阮舒弯腰从地上捡起皮筋,正准备重新扎好头发。

    脖颈上忽然有指腹薄茧扫过皮肤的触感。

    “不用扎了。”

    阮舒应声扭头。

    傅令元在捋她的头发,五根手指她的发丝间穿行:“再留长点吧。”

    “三哥想要多长?”阮舒浅浅地笑。

    傅令元的指尖在她的发尾绕了绕:“多长都好。”

    “好啊。”阮舒满口答应,“以后契约结束,我自己还能剪了卖钱。”

    傅令元似笑非笑:“傅太太无处不精打细算。”

    “谢三哥夸奖。”阮舒勾勾唇,举步就走去换衣服。

    头发因为她的远离从他的指间滑落。

    傅令元收回手,抄进兜里,凝定她的背影。

    一旁的赵十三接完一通电话后,走上前汇报:“老大,确认陈青洲已经离开庄园。”

    傅令元点头:“那我们也可以走了。”

    ***

    从跑马场出来,在庄园的活动好像就此结束。阮舒已基本确认傅令元是为了陈青洲才临时转来的这里,所以没有多问,只管跟着他离开。

    到停车场,她打开后座的车门准备坐上去,却发现车里多了一个陌生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