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89、除了惯着,没其他办法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28
    茶几上是傅令元从餐车上挪下来的所谓“年夜饭”,还真的是饭。%d7%cf%d3%c4%b8%f3

    蛋炒饭。

    两份。

    她一盘,他一盘。

    两人相对而坐。

    “没想到竟会和三哥过除夕。”阮舒抿唇笑。

    傅令元挑眉,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她:“压岁钱。”

    阮舒的视线落一下卡面,隔了好久,接过,笑得略微有些怅惘:“好多年没收过压岁钱了。”

    掂了掂,她很自然地收起,去翻自己的钱包,先将他给的卡塞进去之后,然后也抽出一张卡,回赠给傅令元:“嫖资。”

    傅令元眸子微微眯起。

    “开个玩笑。”阮舒转瞬笑开来,“也是压岁钱。”

    说着,她也不管他接不接,将卡搁在他跟前的茶几面上,兀自开始吃蛋炒饭。

    傅令元垂落视线,盯一眼那张卡。继而用两根手指将其夹起:“有多少?”他微勾唇角,“我很贵的。今天又做了两次,你确定你付得起这笔嫖资?”

    阮舒吞咽下嘴里的东西后,才开口回答:“副卡。”

    所以就是不设上限额度的意思。

    傅令元轻轻“呵”了一声:“傅太太真大方。”

    口吻并未有太多的不悦,而且也是他主动接过“嫖资”的玩笑。掂量之后,阮舒心里有了数,于是笑眯眯地接话:“三哥值这个价。”

    傅令元没再说什么,随手把卡丢沙发上,也开始吃饭。

    房间里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只余两人各自的勺子碰撞盘子的轻微动静。

    原本确实感觉饿,然而吃了几口后,阮舒便觉得没有什么胃口,勉强再硬塞了两口,隐隐有种反胃感,她才停下来。

    傅令元早几分钟前就没吃了,拿了烟盒和打火机不知道去哪里。

    阮舒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呆呆坐了一会儿,端起两人吃剩的餐盘,收拾回餐车里。

    这才瞥见了落地窗外的晒台上傅令元的身影。

    阮舒横穿浴缸周边的水灾现场,跨过地上自己的那件钢圈完全被扯变形的内衣,走了出去。

    傅令元坐在其中一张躺椅上,眺望着远方,手指间夹着烟,星火闪烁。

    旁边的小桌台上,放着一瓶香槟,还有一只高脚杯。房间里的暧昧光线打出来,映衬之下,杯子里的淡金色液体更显诱人。

    阮舒舔舔唇,懒得再进去拿杯子,在另外一张躺椅落座,直接拿过傅令元的这一杯,喝了个精光。

    放下杯子的时候,正见傅令元转过脸来看她,没什么特殊情绪的。

    阮舒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又喝了个精光,随即舒一口气。咕哝:“总算解渴了。”

    傅令元伸手到烟火缸点了点烟身。

    阮舒的目光顺着他的动作落在烟灰缸旁边的他的手机,又想起来询问:“三哥可以把我的手机还给我了么?”

    傅令元掀了掀眼皮子:“想联系谁?”

    阮舒一边倒第三杯酒,解释:“今天除夕。会有和客户之间的寒暄问候。还有,今年给客户的礼物,是安排在正月送。我还没了解情况。”

    “听起来你以往连过年都很忙?”

    “还行。本来也就没有其他事可做。无所谓忙不忙。”阮舒浅浅地笑。

    傅令元沉默地注视她,思绪停驻在“没有其他事可做”这几个字眼上。

    阮舒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酒,反问他:“三哥是去了美国?”

    “嗯。”

    “今年才第一次回来?”

    “嗯。”

    “三哥在国外怎么过的除夕?”

    傅令元滞了两三秒,才说:“和朋友在一起。”

    见他捻灭烟头后又拿出一根烟,阮舒好奇:“三哥的烟龄多长了?”

    傅令元将烟卷塞进嘴里,声音有点含糊:“我什么时候开始抽的,你不是知道?”

    阮舒略一忖。她只知道她认识他的那个时候,就见他抽烟。如果按当时算,就是十多年了。

    “三哥知道么,抽太多烟其实会影响男人的精,子质量。”本只是随意一说,出口后她马上反应过来这话容易被抓。

    果不其然,傅令元正欲点烟的手滞了一下,略略勾唇斜睨她,眼神别有意味:“傅太太是在提醒我,不要影响我们的下一代?”

    阮舒轻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恰好可以趁这时候说:“栗青和十三还在吧?”

    她的话题突然跳得牛头不对马嘴,傅令元轻折一下眉:“怎么?”

    “想让他们帮忙买紧急避,孕,药。”浴缸里的那一次,他没有戴,套。那种情况,她也没来得及让他戴。

    傅令元不明意味地勾了下唇,放下打火机,从口袋里掏出药盒,丢到小桌台上。

    见状,阮舒笑意不觉加深----看来在这一点两人是达成共识的。

    “谢谢三哥。”

    伸手去拿时,傅令元却忽然扣住她的腕阻了她:“先过来。”

    阮舒微顿两秒,终是从躺椅起身,绕过小桌台。

    他始终扣着她的腕,待她走到他面前时,他骤然拉她一把。

    她霎时坐到了他的膝头。

    “还有感觉么?”问话间,傅令元的大手已然钻,进她的浴袍里。

    她里面什么都没穿,他自然而然是毫无障碍的。

    阮舒一个激灵,并,拢,腿。

    那根尚未完全平息的兴奋神经又开始有些蠢蠢欲动。

    但从理智上讲,她并不想再来第三次----第一次也就罢了,第二次他明显地带了浓重的怒意。她承受不了。

    “三哥。”才被撩了两下,阮舒便有些喘了,抓住他的手。

    傅令元暂且停了停,然而扶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在慢慢地摩挲她的背。他盯着她的脸,像在观察她的表情:“终归一会儿要吃药,那我们再来一次。你今天的身体状态很好。”

    好得比一般女人都要敏感。如果不是先前碰钉子的印象深刻,他都要怀疑她的性,冷淡完全是装出来的。

    阮舒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酥,软。

    傅令元崩掉嘴里那根尚未点燃的烟卷,凑近她,若即若离地吻她:“我也挺不愿意一直抽烟的。”

    他探在她腿,间的那只手轻易挣脱了她的桎梏,又开始作怪。

    阮舒的呼吸急促,却是问:“三哥现在的心情如何?”

    傅令元听出她的话外音。是怕他再像第二次那样折腾她。

    “既然察觉我不痛快,你当时就不该再激我。”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手恰好在她脖颈上滑动,有意无意地触过动脉的位置。

    “你不是才说对我忍了很久忍无可忍了?”阮舒扭了扭腰,试图躲避他。

    “像你这种女人。我除了惯着,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他的唇舌轻轻地从她的唇留恋至她的鬓边,咬上她的耳珠,“你现在的反应很好,乖一点,我们可以温柔地来一次……”

    说罢,傅令元将她跨,坐在他的膝盖上。

    阮舒的手臂攀上他的肩。

    傅令元扯开她浴袍的腰带。

    皮肤与冰凉的空气接触,有点冷。不过很快傅令元便吻了上来。

    很用心的吻。她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

    两人不同频率的喘,息弥漫在晒台的空气里。

    阮舒坐在他的身上。浴袍只挂在腰间,两,条,腿更是暴,露在空气里,却丝毫感觉不到冷,只有无尽的燥,热。

    思绪也完全迷乱。

    最后一下,她感觉他抵达她身体的最深,处。

    待她再晃回神,自己已无力地趴倒在他的胸膛,彼此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耳畔传入整座城市的零点钟声,遥远的天际隐约有无数的烟火升空,甚至有点错觉地听到众人迎接新年的欢呼。

    傅令元的手臂紧紧地抱住她,她的耳朵贴着他的心脏。

    跳动声沉稳有力。

    阮舒恍恍惚惚地想,这好像是多年来,第一次辞旧迎新的零点时,她的身边有另外一个人。

    “从去年跨到今年。我们这算是做了一年。”傅令元轻轻地笑了一下。

    阮舒:“……”

    当然,明显察觉他的情绪有些恢复了。

    是因为这一次双方都还算比较愉悦?

    她正暗忖,傅令元蓦然抱起她,往房间里走。

    她的腰酸得快不是自己的了,一点都不想动,随意靠在他的肩上。那根异常活跃的神经也似乎快要殆尽兴奋。她又累又困,只想马上睡觉。

    她以为傅令元是打算抱她进去睡觉的。

    她也确实顺利躺到床上去了。

    可是他覆,身上来的时候,阮舒才发现她错了。

    “刚刚辛苦傅太太,现在换你好好享受。”

    趁着余韵未消,他再度占,有她。

    又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第三次断片儿前,阮舒最后的记忆是他湛黑的眸子一眼不眨地凝注她,似要看进她的内心深处一般。她整个人如同漂浮在云端,无法抑制地娇,喊,他宽厚的手掌始终护在她的头顶上,不让她撞,上床,头。

    还有就是,最后一瞬间,他咬在她的耳朵上,嗓音暗哑地问:“阮阮,你怎么能这么紧……”

    ***

    新一年的大年初一,阮舒几乎是在睡梦中度过的。

    好像是药物作用的极度兴奋之后,换来极度的疲倦。

    期间她短暂地醒来过三次。

    第一次是她记挂着避,孕,药。硬是起来吃了一颗后,才又睡过去。

    第二次是傅令元把她从酒店房间里抱出来时,她睁眼看了他一下,本想问他要去哪里,张了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第三次是傅令元把她叫醒的。他们都在车上。她枕在他的膝盖上,傅令元扶她起来喝水,问她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她摇了摇头,重新阖眼。

    她真正完全醒过来,是在大年初二的中午。

    入目的房间是傅令元那栋别墅的主卧。

    她恍然原来已经回来海城。

    身上是干净的睡衣。

    毕竟休息够了,酸痛感只余些许。

    阮舒扶着额头从床上坐起来,缓了一会儿,下床。

    找了半晌没找到拖鞋。

    不过地上铺的是地毯,光脚倒也无所谓。

    阮舒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饿死鬼,想要马上吃东西。

    在二楼和三楼的楼梯间时,她便隐约辨认出陆少骢短暂的一下笑声。

    如果陆少骢在,她现在就有点不方便下楼去了。

    阮舒停在了二楼拐往三楼的台阶上。

    ***

    一楼客厅,陆少骢方才的笑声,是因为从傅令元嘴里确认他与傅家断绝关系。

    “元嫂没事吧?”

    阮舒被强行带去荣城的傅家老宅拘禁。陆少骢是知道的。早在得知傅令元和她结婚,陆少骢便料想过两人的婚姻极有可能遭强拆。

    这种事在傅家并非第一次发生。

    不过傅令元却是第一个宁愿脱离傅家,也要坚守住自己的人。

    当然,最令陆少骢高兴的是,傅令元与傅家关系的断绝,代表傅令元少了一条退路。

    “她没事。还在睡。”傅令元双腿交叠而坐,拿着打火机在手里把玩,眼睛盯着茶几上的烟盒,脑子里却是自发浮现阮舒身体的馨香。

    陆少骢歪头扫一眼傅令元脸颊边的创可贴:“受伤了?”

    傅令元抬头摸了摸。轻笑一下:“你嫂子弄的。”

    陆少骢瞬间就明白过来意思,暧昧地笑笑:“难怪你说元嫂还在睡,都这个点了。”

    旋即,他似想到什么:“元嫂该不会是和阿元哥你闹吃醋,才把你伤了吧?”

    陆少骢一副“我都知道你不用瞒我”的表情:“你从荣城的那家c’blue分店里找人了吧?”

    傅令元微眯一下眼,视线往门堂外扫。

    陆少骢察觉,晃了晃手:“阿元哥你别错怪栗青和十三,这事儿是c’blue的分区经理告诉我的。这种小事本来是根本不会传我这来的,可偏偏啊……”

    他顿了顿。倾身靠近傅令元,邪邪地笑:“阿元哥,你这样可不是第一次了,早说了对女人要温柔。以前那些身经百战的也就算了,这次听说你是特意找的雏儿?明知人家是雏儿,你还把人往死里弄?万一弄出人命。”

    傅令元不以为意:“本来就是找来发泄的,不往死里弄,你说要怎么弄?”

    “和元嫂吵架了?”陆少骢猜测原因,“否则元嫂就在身边。你还出去找?你是已婚男士,可不比过去了。”

    傅令元耸耸肩,不置可否。

    但在陆少骢看来就是默认,不由啧啧,“现在你们是‘夫妻俩总是床头打架床尾和’了,却殃及了分店那边的妈妈桑,哭诉说好不容栽培出来的苗子,出一次台就毁了。”

    傅令元懒懒舒展手臂:“别糊弄我,你特意提这件事。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作为管事人,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嘁,都是些表子,要不是因为扯上阿元哥你,我哪会亲自关注?不过,”陆少骢话锋一转,露出好奇,“你对元嫂也这么乱来?”

    “她啊……”傅令元屈起一只手驻着下颔。闲闲散散地说,“老婆是老婆,和外面用来发泄的工具当然有区别。要是弄死了,我上哪再找到一个这么满意的?”他勾勾唇,“她是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全力的女人。”

    陆少骢揶揄:“舍不得用全力元嫂怎么还起不来?”

    傅令元踢了一脚陆少骢的小腿,斜睨他:“以后别拿你嫂子打趣。”

    陆少骢哈哈笑两下,敛了神色,转入正事,“你在荣城和陈青洲交手了?”

    “算不上交手。顶多叙了个旧。”傅令元亦收敛表情。往后靠到沙发背上,掀掀眼皮,“你知道的,他和我大姐以前的关系。他这一次去荣城,是为了见我大姐。”

    “他倒是个情种。”陆少骢不屑,继而有些可惜,“如果预先知道他会去荣城,我一定趁机把他做了!”

    “你当他是单枪匹马?哪那么容易说做就做?”傅令元哧声:看起来身边只带了荣一一个,但周围肯定还隐着其他保镖。要不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会动手。”

    “遇见得突然。还是打有准备的仗比较好。要么不出手,要么一击即中。你稳点,别毛躁。陈家的那些旧心腹还在,不是能轻易除去的。”

    “你说的和我爸差不多。但我听着怎么更像是畏首畏尾?”陆少骢扫兴,“算了,不提陈青洲。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就是我爸让你明天一起家庭聚餐。”

    “当然,元嫂也带上。你们都结婚有些日子了,不去见我爸,怎么都说不过去吧?尤其你现在可是和傅家脱离关系了。”

    “明天?”傅令元皱眉,“明天初三,时间不巧。”

    “怎么?阿元哥已经有安排了?什么安排比见我爸重要?”

    傅令元扬起一边的唇角:“见丈母娘。”

    陆少骢怔了怔,随即摇头:“阿元哥,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看来你这回是真栽在元嫂的手里了。”

    傅令元但笑不语。

    “那我回去跟我爸商量给你换个时间。”陆少骢起身告辞,临末了故意压低嗓音,调侃,“阿元哥放心,你的那些‘私生活’,我会帮你一起对元嫂保密。”

    送走陆少骢,傅令元看了下时间,往楼上去。经过二楼拐往三楼的台阶时,注意到地毯里有一个小亮片闪了闪。

    顿了顿,他弯身捡起,眯起眸子盯了小亮片有一会儿,捏在手心,继续上三楼。

    推开卧室的门,床上没人,浴室里有水声。

    傅令元走过去,叩了两下门:“你舍得起来了?”

    水声停住,门很快打开,阮舒从里头走出来,刚洗完脸的样子,鬓边的头发沾有水珠。

    素颜的白皙脸蛋光洁无暇,眼睛下的那颗泪痣清晰了不少。

    “我以为傅太太正在洗澡,准备进去和你一起。”傅令元伸手帮她把水珠抹掉。

    阮舒抿唇笑了笑:“三哥已经帮我洗得很干净了。无需多此一举,对皮肤不好。”

    她的声音还是哑的,听得傅令元忍不出捏了捏她的脸。

    来自指尖的她的皮肤的触感,又令他不自觉想起她身体其他部位的手感。

    “刚醒?”

    “嗯。”阮舒点头。

    “饿不饿?”

    “正准备洗完脸下去觅食。”

    傅令元轻轻拽了拽她睡衣的领子,领子上点缀有几颗小亮片,笑了一下:“这件好像太保守了,展示不出傅太太的好身材。”

    阮舒:“……”

    傅令元压了压她眉宇间的倦色:“还是很累?”

    这问题不好回答,阮舒干脆不吭声。

    然即便如此,傅令元还是能接口:“我早说过,你需要好好增强体力。三次都晕过去……”

    最后一句。他是凑到她耳边呵气说的。

    阮舒:“……”

    “既然累就不用下去了,我让佣人把饭给你端上来。好好休息,否则明天没精神见你妈。”

    阮舒应声微怔:“明天见我妈?”

    “有什么问题?”傅令元挑眉,“正好‘正月初三回娘家’。原本年前就该见了不是么?”

    阮舒抿抿唇,对他伸手:“手机现在可以还我了吧?”

    傅令元朝桌子的方向扬扬下巴:“给你放着。”

    “谢谢三哥。”阮舒扯扯嘴角,走过去拿手机。

    傅令元取了件外套:“我出趟门,晚上回来。”

    阮舒闻声转回身,看见他的身影离开了房间。

    食物应该原本就备好了,没一会儿佣人就给她端上来了。

    阮舒一边吃,一边回复手机里堆积了一堆的新年问候。

    虽然多数是转发复制客套的东西,但维护关系靠得就是这些。

    随后她又给几个人打了电话。

    一个下午消磨过去,反倒并没有休息。

    加上荣城的日子,已经接连好几天闷在屋子里。傍晚,她选择下楼去吃晚饭,顺便透透气。

    刚走下楼梯,便见一个陌生女人从门堂外闯了进来。

    对方的视线一眼摄住她,微眯眸子上下打量她:“你就是阮舒?”

    年轻漂亮,衣着鲜亮。

    最重要的是,外面的保镖没拦她?

    转完心思,阮舒才点头:“我是。”

    女人冷哼一声,又四处张望:“阿元呢?”

    很亲昵的称呼。是傅令元的熟人?阮舒狭长的凤目眯了一下:“他不在。”

    话落,她没再理她,兀自走向餐桌。

    身后,女人的声音却是继续传来:“我怀了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