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93、跳梁小丑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29
    阮舒的凤眸应声眯起。%d7%cf%d3%c4%b8%f3

    耳中紧接着捕捉到的是脚步声,没两秒,林妙芙的身影转出来拱门,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阮舒以为自己会见到一个形如枯槁的林妙芙。毕竟春节前最后一次见面,林妙芙得知了唐显扬马上要结婚而新娘不是她的噩耗,想来应该每天情绪低落、以泪洗面。更极有可能又死皮白赖地跑去找唐显扬。

    然而,昨天在电话里庆嫂汇报林妙芙并无任何异常。现在果真看到她非但没有如上述预料,气色反而十分不错。阮舒心中疑虑更甚。

    林妙芙的注意力却显然不在阮舒身上。

    阮舒所坐的位置恰好正对拱门,恰能清楚地追寻林妙芙的目光移向。最先落在傅令元身上。微微闪过一丝夹杂着亮光的讶然;很快地,转向庄佩妤,轻快地走过来:“妈~”

    旋即,朝阮舒看过来,久违地好声好气地喊一句:“姐~”

    最后,才又转回到傅令元。

    “这位一定就是新姐夫了。”林妙芙笑得灿烂,“你好,新姐夫~我是妹妹,妙芙~”

    三次。短短两分钟的时间内,她接二连三地强调“新姐夫”这一用词。

    阮舒嘴角微弯出弧度。不说话,让傅令元自行应付。

    傅令元瞍阮舒一眼,淡淡笑笑,然后看向林妙芙。唇际一挑:“为何是‘新’姐夫?”

    林妙芙正等着傅令元的这一问,闻言立马端上一副刚意识过来自己无意间说错话的模样,捂住嘴,有意无意地朝阮舒投一记颇为畏惧的眼神,最后返回来对傅令元连连挥手摇头:“没什么没什么!我口误!姐夫别在意!”

    自导自演一系列反应,浑然天成,演技精湛。阮舒旁观着,没有办法不将她当作跳梁小丑。

    “妙芙。”寡言少语的庄佩妤倏然出了声。

    语调平缓口吻淡淡。与平日唤林妙芙的方式并没有任何不同。

    但插话的时间点略有微妙。

    阮舒不禁瞟庄佩妤。不确定是巧合,还是有唤止林妙芙的意思。

    “妈,不是说了我想和你一起见见姐夫嘛,人来了你怎么不让庆嫂通知我?”林妙芙有点撒娇地抱怨,在剩余的一个石凳上坐下,“你们刚刚聊到哪了呢?”

    没有人吭声回答她。

    傅令元慢悠悠地提起茶壶。给庄佩妤和阮舒先后添茶。

    林妙芙尴尬一秒,却还能继续开口,将话头瞄准傅令元:“姐夫是海城人么?看着有点面生呢。”

    “前段时间刚回国。”

    “原来如此。”林妙芙作恍然状,随即用兴趣的八卦口吻。一连串地问,“姐夫是从哪国回来的?出去留学?和我姐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我姐的消息捂得很紧,从来没听她说起过的。”

    傅令元端起茶杯啜一口:“既然你姐没说过,自有她不说的道理。”

    皮球被踢回来。林妙芙愣了愣。干巴巴地笑,“姐夫真会卖关子。”

    转瞬她话锋一转:“不过我姐平常是个工作狂,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办公室处理件,就是在外面与客户应酬。姐夫原本应该是我姐的客户吧?那么姐夫在哪儿高就?”

    “应酬”和“客户”两个词她刻意压了重音。

    傅令元懒懒地丢出俩字:“林氏。”

    答案始料未及。林妙芙又一次愣怔。

    便听傅令元补充道:“我是你姐的下属。我们是办公室恋情。”

    他闲闲散散地笑,回答的是林妙芙,笑意却是面对阮舒的。

    有点别具深意。

    阮舒其实并不懂他其中的深意,然而脑子里自发浮现出一件事----某个晚上,他拎着宵夜突然出现在公司,在她办公室的休息间里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还把她压在她的办公桌上调了会儿情。

    莫名其妙。

    阮舒极轻地蹙蹙眉。垂了垂眼帘,避开与傅令元的对视,甩开回忆。稍后重抬眉眼,说:“三哥,你一会儿不是还有事?现在时间差不多,别耽搁了。”

    很明显。她在暗示他走人,而且让他一个人走。傅令元眉峰挑起,却是道:“你不是说要回来拿点东西再走?现在上楼去拿吧,我在这里等你。”

    阮舒微拧眉----她自然没说过这话。

    傅令元岿然不动地坐着,隐约传递出一股子的坚持。

    见状,阮舒明白,稍一踌躇,笑笑道:“我又想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好拿的,咱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要是把傅令元单独留在这里,恐怕林妙芙会说出更出格更不堪的话。

    当然,她并非担心傅令元将这些话听进心里。只不过,她和林妙芙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再放纵林妙芙,她这个姐姐也没多少面子。

    林妙芙还在锲而不舍地找存在感:“这么就要走了?姐夫你不是才来没多久?怎么着都应该吃顿饭不是么?一会儿边吃边聊,我这里可是有很多关于我姐的糗事儿可以挖噢~是增加你们对彼此了解的好机会~”

    是糗事儿还是丑事儿?是增加对了解还是认清真面目?

    阮舒睨林妙芙,忍不住露一抹讥嘲----她棒打林妙芙和唐显扬,所以林妙芙也反过来拆她的姻缘加以报复?

    如今于庄佩妤面前,林妙芙也丝毫不顾及了。

    阮舒的眼风扫向庄佩妤。她不信庄佩妤听不出林妙芙言语间的故意,她很想知道,庄佩妤此刻对自己这个“单纯”的小女儿是作何感想。

    却见庄佩妤阖了双眼,又开始捻她手里的那串的佛珠,就像是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一般,转瞬恢复成修行之人。

    傅令元也注意了一下庄佩妤。

    微勾唇角,他起身,礼貌地对庄佩妤道别:“伯母,那我不继续打扰了,和阮阮先走,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

    说着,他把装玉佛的盒子往庄佩妤面前推了推:“这尊翡翠玉佛是专门为伯母挑选的,您收好。”

    阮舒的视线在傅令元摁在礼品盒上的手上一顿,旋即落往他含笑的面容。

    不知是否太敏感。她总感觉,他最后这一句提醒,隐隐有些刻意。